扎哈里扬:亚美尼亚遗珠纳卡战争给俄罗斯带来的瑰宝

熟悉亚美尼亚的朋友们几乎一看到“扎哈里扬”这个名字就能断定他来自亚美尼亚,但实际上,他出生于俄罗斯并在此长大,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以“yan”结尾,翻译为强、良和扬的是典型的亚美尼亚族姓氏,最著名的当属罗马球星姆希塔良

其实,扎哈里扬也是彻头彻尾的亚美尼亚族人,只是他的父母早已搬至俄罗斯,他也出生在俄罗斯中部城市萨马拉。

亚美尼亚和萨马拉相距甚远,那当初扎哈里扬的父母为什么要搬至那么远的地方呢?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位于大高加索山脉以南。按照解体前的界限,此地为阿塞拜疆的领土,为一块自治州。该自治州面积约4400平方公里,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多数居民为亚美尼亚族人。由于对当地经济和生活条件不满意,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一直谋求将纳卡并入亚美尼亚。

说起来,这片地图之所以争端不断还应该归结于苏联时期的历史遗留问题。20世纪70年代,在苏联国内民族问题突出的年代,纳卡州的民族争端成为苏联民族问题一个代表,但当时这一地区并未发生冲突事件,当时的苏共中央有人建议把纳卡州升格为纳卡共和国,脱离阿塞拜疆,也不归属亚美尼亚而归属苏联中央直接领导,以解决纳卡问题,但苏联领导层认为民族问题较为复杂,不要轻易改变当时的现状和法律,以免发生更大规模的问题,纳卡问题就此搁置,也埋下了日后冲突的种子。

1988年2月,亚美尼亚人组成的纳卡州苏维埃要求把这一地区划归亚美尼亚共和国管辖。同年6月,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表示同意接管纳卡州,但阿塞拜疆方面坚决拒绝变更领土的任何要求。当时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也不同意改变纳卡州的归属。与此同时,纳卡州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和阿塞拜疆人的冲突却愈演愈烈。1989年6月,纳卡宣布独立,亚阿两族爆发冲突,但毕竟都在苏联,此时冲突并不算强烈。

1991年底,苏联解体后,这片地区的冲突演变为阿亚战争,亚梅尼亚占领纳卡及其附近地区。1992年,在俄罗斯倡议下,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的前身)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该小组联合主席国。自此,有关纳卡问题的不同级别谈判在明斯克小组框架内陆续举行,但谈判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亚美尼亚占领了纳卡及其周围原属阿塞拜疆的部分领土。1994年5月,在俄罗斯等国调停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至今仍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如2016、2020均有过大规模冲突。在这片地区停火后,扎哈里扬的父母出于安全考虑,举家移民俄罗斯,搬至了萨马拉州首府萨马拉市。

说起萨马拉,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和周围其他州少数民族占多数不同,萨马拉州是该地图少有的俄罗斯族主导州,在萨马拉州居民的民族构成中,俄罗斯族占83.4%,楚瓦什和莫尔多瓦人各占3.6%,鞑靼族占3.5%,乌克兰族占2.5%,白俄罗斯族占0.6%,喀山族占0.5%,犹太人占0.4%,巴什基尔族占0.2%,其他民族占1.4%。

而这样的人口构成,还得从二战时期说起。1941-1945年间,由于莫斯科靠近前线,随时都有可能有炮弹袭来,出于安全考虑,位于伏尔加河中游的萨马拉作为第二首都被大规模重建,政府主要部门和外国使团搬迁到此地,一些大规模工厂等迁徙到此。1935年,萨马拉改名为古比雪夫,在1941年—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期间,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其他城市的一些企业疏散到这里,加强了该市的工业潜力。从国家西部迁来几个机器制造和航空企业。1941年底政府主要部门和外交使团都迁到了古比雪夫,这座城市可称得上是苏联大后方的首都。战后这里继续加强自己的经济潜力,石油工业、航天工业、精密机床制造业、水力发电、汽车制造业都得到了发展。1990年该市重新使用自己的历史名称—萨马拉。

正是作为陪都的经历,加上本就有毗邻伏尔加河这样的得天独厚的条件,萨马拉无论经济还是文化,诸多方面都在中部地区处于龙头地位,而经济的发达,直接吸引了包括扎哈里扬父母在内的很多来自高加索地区的移民。工业的发达,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萨马拉体育产业的发展:扎哈里扬的青训母队苏维埃之翼俱乐部,正是在1942年成立的。

苏维埃之翼的主场萨马拉竞技场位于伏尔加河的一个岛上。这座球场最近一次出名,是在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包括英格兰和瑞典的1/4决赛,巴西和墨西哥的1/8决赛都在这里举办

也正是在这里,扎哈里扬从五岁开始进入苏维埃之翼的青训营,一直到13岁离开(2008-2016),随后加入了同州另一所著名青训学校:科诺普廖夫足球学院(俄语:Академия утбола имени рия Коноплëва)。这座学院位于萨马拉州的托利亚蒂市,而这座城市的名字则源于意大利著名的政治家托利亚蒂。

科诺普廖夫足球学校成立于2003年,说起来,和扎哈里扬出生还是同年。一开始,这座学院的名字是sdyushor Krylia Sovetov,2007年,为了纪念在2006年去世的当地著名企业家科诺普廖夫,这座学院更名为了现在的名称。

这所学院最早的一批学生基本上是俄罗斯89一代,其中的佼佼者包括2012年欧洲杯大放异彩的扎戈耶夫,而第二批青训球员则诞生了2018年世界杯表现出色的俄罗斯国脚佐布宁。

这座学院还有另一层鲜为人知的信息:自更名后,他的主要赞助人变为了切尔西老板阿布拉莫维奇,投资主要来自阿布拉莫维奇的国家足球学院。

扎哈里扬在此效力期间,其出众的天赋被迪纳摩的球探所发现,2017年进入了迪纳摩队的青训营,2018年进入俄罗斯03U15国少队,2019年进入U16,并随迪纳摩二队征战俄罗斯乙级联赛,去年9月,17岁的扎哈里扬破格升入迪纳摩一线队,并在一年内完成了U17、U21和成年国家队的三连跳,天赋直指曾经的扎戈耶夫,上赛季的他在13次出场情况下完成3进球3助攻,本赛季晋升为球队主力的他更进一步,各项赛事出场18次完成4进球5助攻,被迪纳摩队视为球队未来之星。

如此出色的表现,豪门的球探自然也很容易盯上。据悉,现在皇马正在持续关注扎哈里扬的表现,希望他的职业生涯一帆风顺,不要像扎戈耶夫一样被伤病困扰,我相信他,未来可期!

阿尔森•扎哈里扬Arsen Zakharyan与亨里希•姆希塔良Henrikh Mkhitaryan的关系好比中国朝鲜族球员与北*朝鲜球员、南韩球员的关系一样,另外除了俄罗斯,伊朗也是有亚美尼亚族的 ,伊朗队的泰穆里安就是伊朗的亚美尼亚族。亚美尼亚人的长相 球风有南欧人、北非人、南美人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