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的牛津哈佛!找回阿贾克斯基因范德萨不辱使命

作为阿贾克斯现任的CEO,范德萨说他的使命就是让所有人都认识这件球衣,知道阿贾克斯到底是什么。

过去有10年时间,阿贾克斯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到范德萨他们这一群阿贾克斯的名宿逐渐回归。

2016年时,范德萨还只是俱乐部的市场总监,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有决定权的CEO,而且被认为是过去20年最成功的一位俱乐部领袖。

他是如此认知阿贾克斯的:“在1970年代,我们为世界所知,因为我们当时有克鲁伊夫,1980年代我们有范巴斯滕、里杰卡尔德。到了1990年代,有我、以及归来的里杰卡尔德、德波尔兄弟、戴维斯、西多夫、克鲁伊维特、奥维马斯等。”

“在那个黄金时代过去之后,年轻一代的球迷,往往会问阿贾克斯是什么。对于我来说,我希望世界上每一个球迷,都能将阿贾克斯当成自己的第二队,能欣赏我们的进攻,了解我们是如何善于培养年轻球员的。”

“而且在你所支持的第一主队里,或许就有一位来自于阿贾克斯的球员。我们的预算很小,我们一直在跟巨人作战,这样的竞争非常有趣。”

保持着近千年重商主义传统,又是新教源起地之一的荷兰,在文化上向来被认为严谨而失于拘束,但在足球一项上,荷兰有着浪漫情怀和广阔视野。

范德萨所言便是:“我们身后没有极其富有的巨人支持,但这更让我们与众不同。”

这家俱乐部在2018-2019赛季重新进入大家的视线,那一年他们距离欧冠决赛只有毫厘之差,最终意外地在主场被热刺神奇翻盘。

由于那个赛季欧冠的成就,阿贾克斯2018-2019赛季,收入达到了1.99亿欧元,创下历史纪录,在当个赛季的欧洲俱乐部收入榜上排到第23位。

即便如此,阿贾克斯的财力在欧洲竞争力仍然不强——那个赛季欧冠带来的奖金和版权收入分成,达到7900万欧元,而阿贾克斯从荷甲联赛分得的媒体版权收入,只有1060万欧元。

作为对比,在英超处于中游的伦敦俱乐部西汉姆联,媒体版权收入就达到了1.45亿欧元。

新赛季开始后,哪怕允许部分球迷进场,人数是有严格限制的。阿贾克斯的约翰·克鲁伊夫球场举世闻名,容量能达55000人,但联赛只允许12000名球迷进入现场,最终到场者11948人。

而俱乐部经营上非常依赖比赛日门票收入——2018-2019赛季,这一项收入为5320万欧元,新赛季这部分收入当然缩水。

范德萨介绍说,整个赛季阿贾克斯只能使用球场容量的22%,所以2020-2021赛季,主场门票收入最多只有1150万欧元,“这一项上,我们减少的收入会达到4150万欧元”。

过去十年,尤其在克鲁伊夫的生命晚期,围绕阿贾克斯俱乐部的组织模式,尤其在青少年培训的精英化架构上,俱乐部内外有过太多冲突。

从理念到人际关系上多重矛盾,又和俱乐部管理层多次变更、内外环境搅和在一起。在克鲁伊夫号召下,回到阿贾克斯的这几批名宿之间,都产生了严重冲突,像博格坎普和琼克这样多年的兄弟最终反目……

几次大风大浪中,范德萨是稳定军心的核心人物。他对阿贾克斯整个青训体系实施了完整改造,增加了更多教练人手,保证每个青少年球员和教练之间,有着更多的沟通培训时间,并且更好地将学校文化教育融入到俱乐部青训体系里。

阿贾克斯的选材范围早已经超出荷兰。之前有过很多荷兰中小俱乐部,抱怨说阿贾克斯是没有真正意义上从草根开始的培训体系:因为他们和埃因霍温一样,由于每年参加欧战,收入远超其他荷甲俱乐部,所以在荷兰最有购买力,往往能在14岁-16岁这个年龄组,从其他的俱乐部将一些崭露头角的球员挖走。

范德萨球员时代经历过尤文图斯、富勒姆和曼联这样不同的联赛和俱乐部文化,对于曼联九二班那些从一而终的球员,他充满尊敬,同时也感觉有些不可理解,因为阿贾克斯的模式,不是这样始终如一的。

本季范德贝克被出售给曼联,范德萨和红魔的友好关系是一个重要作用。出售之后,他还呼吁曼联球迷好好照顾好他这位23岁的小老乡。

范德萨将这样的模式比喻为:“我们就是斯坦福大学、牛津或者哈佛。你在我们这儿念书,学成之后就能去美林证券那样的大公司,挣更多的钱、面对更激烈的挑战。但你的能力和基本技术,会在我们这里得到最好的培养。”

范德萨:原本希望滕哈格留任更久感谢他四年半来的贡献

直播吧4月21日讯 阿贾克斯主帅滕哈格将在下赛季执教曼联,阿贾克斯CEO范德萨接受球队官网的采访,对这位荷兰教头表示感谢。

范德萨说道:“四年半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我们原本希望滕哈赫留在阿贾克斯更久一些。现在他将迈出下一步,在梦幻般的联赛中执教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

“对于滕哈格迄今为止在阿贾克斯取得的成就,我们表示非常感谢,但我们还没有完成这个赛季。在赛季结束他离任之际,我会更广泛地回顾这段时期。现在重要的是踢好赛季的最后几场比赛,我们都想把联赛冠军带回家。”